追蹤
白白吃剩的蘋果核
關於部落格
我好想住在 希臘藍 的房子裡

和最愛的攸季、花堡、虎克













  • 39222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【夢記】石 頭 雨


醒來之後,不斷複習這個夢,他真的是我弟嗎?還是只是相像的兩人?為什麼是78歲的模樣,我也不確定他有沒有喊我姊姊,夢裡,我也沒有直接喊她弟弟,只覺得他好像小時候的弟弟,而我應該保護他,就像小時候那樣....

 

我會不會是掉入某個平行空間、或是回到12年前?就是那場轟隆隆得石頭雨,天搖地晃時,我就被捲入某個空間了?嘖,我這念頭真是可笑。

 

這場夢倒是讓我想起,12歲那年,同樣在傾盆大雨中,同樣有一把黑色大傘,同樣牽著7歲的弟弟,在大雨中奔跑,從補習班跑回家,因為叔叔要求我們立刻回家拜拜,我邊哭邊跑,全身都濕透了,鞋子都進水了,打雷閃掉時,我和弟弟一起尖叫,馬路上車子好多,但沒有一個人理會我們,我當時再想,牠們是不是看不到我們,這可怕的念頭讓我牽緊弟弟的手,不趕鬆開,幼小的弟弟跑得有些踉蹌,我幾乎是拖著他走,但弟弟沒有絲毫抱怨,就只是緊緊跟著我走.......。不知道弟弟是否還記得這件事?

 

所以這場可怕的夢,應該只是童年那段記憶的繁衍吧!只是,我怎麼會夢到幼小的弟弟?在那場夢,房子是奶奶家的場景(我很常以奶奶家做為夢境的場景);開放式遮雨棚是我小時候在奶奶家所見的那種木棚(別問我為何木棚會比房子堅固,我控制不了我的夢,或許是方便清點人數或收屍吧!),這些場景都和奶奶家有關,這點我已經很習慣,我時常夢見那兒。但年幼的弟弟卻是第一次夢見,這是不是代表弟弟在我心底還是年幼的?或是小時候保護弟弟的感覺太強烈,以至於那感覺如同奶奶家一般深植我心?

 

我不知道,夠了,停止分析自己,我好累。

我只想說:「咕咕,我愛你,姊姊會永遠保護妳。」

 

本來沒有任何想哭的情緒,卻在打完這段文字後,哭了。

可能是我又想起那場雨中的奔跑,那次的普渡,那時候的寄人籬下...

 

「哭過就沒事了」我對自己這麼說。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